关于“灵魂救赎”的解析 ——评刘城著《中世纪西欧基督教文化环境中“人”的生存状态研究》

西欧为什么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开始现代化的进程?西欧的现代化为什么迅速地获得了成功?西欧为什么在近代引领了整个人类历史的潮流?这些问题的答案最终需要到生活在西欧的“人”身上去寻找。

西欧为什么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开始现代化的进程?西欧的现代化为什么迅速地获得了成功?西欧为什么在近代引领了整个人类历史的潮流?这些问题的答案最终需要到生活在西欧的“人”身上去寻找。因为,历史是人创造的,什么样的人创造什么样的历史。近代西欧,有些人有高度张扬的个性,有些人有严格的道德自律,有些人则两者兼而有之;还有一些人完全没有道德自律,一任贪婪的本性驱使自己去掠夺和压迫他人。这些人结合在一起,创造了资本主义的早期历史。

所有这些人都来自中世纪的西欧。那些严守着道德规范的人,身上明显地带着中世纪基督教的精神烙印;那些放纵欲望的人,身上明显地带着人文主义、市场经济对灵魂冲击的疤痕。因此,要了解近代西欧人,了解西欧人创造历史的秘密,我们就必须回到中世纪,看看基督教是怎样塑造他们祖先的灵魂的。国内著名的西欧中世纪史专家、首都师范大学刘城教授用她新近出版的专著,[1]带领我们走进了中世纪西欧基督教文化环境中“人”的生存状态。

这是国内历史学界迄今为止对西欧中世纪基督教探讨兼备全面、深入特点的第一部学术著作。其他著作,有的探讨比较全面,但是欠深入;有的探讨比较深入,但是欠全面(题目所限)。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这部著作在2011年入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

刘城教授用“人之罪恶”与“灵魂救赎”作为主线来展开全书的探讨,表现了她对基督教、对宗教伦理道德的深刻见解。

自文明产生以来,每一个有理智的人都面临两个问题:一是人生的意义何在?二是怎样处理同他人的关系?每一个人的问题加起来就成为了整个社会的问题。如果这两个问题无解,那么,人将不成其为人,社会将不成其为社会。在人类文明的初始阶段,那些以思考社会问题、群体问题为天职的人,如孔子、苏格拉底、《圣经》的作者等都不约而同地对这两个问题做出了回答。经历了数千年历史的检验之后,这些答案依然闪烁着人性的、智慧的光辉。当然,今天的人们也可以看到其中显露出的诸多瑕疵。

整个社会、整个群体的繁衍、幸福和发展(尽管在历史上从来都是一部分人的幸福剥夺了另一部分人的幸福),是社会问题、群体问题的核心与根本。人生的意义、人与人关系的准则都必须服从这个根本原则。而人性中自私的欲望和意志,往往导致人的行为与这个原则相偏离。古代各个文明中的先知们,都把克制、规范个人的欲望和意志与张扬道德理性放在同样重要的地位,甚至更加重要的地位。儒家强调克己、修身;佛家也强调克己、修身。基督教用“罪恶”来指称人类心灵中一切偏离道德要求的欲望和意志,比任何其他宗教或者伦理学说中对人性弱点的指称都要绝对化和宗教化。如果说,在实际的生活中,个体的人往往难于看到自己的道德弱点的话;那么,整个人类以及人类每一分子的这种与生俱来、无可逃避、无可否认的“原罪”与“个人犯下的罪恶”,则使得尘世生活中的人处在强烈的罪孽意识之中。如果说,某些伦理学说——比如儒家——对人类自身道德弱点的意识只是间断的、零星的;那么,在基督教的体系下,这种意识则涵盖了整个人生的背景、人生的氛围,在这一意义上,基督教就是反省的宗教。

刘城教授对“人之罪恶”与“灵魂救赎”理论的阐述,建基于对相关基督教早期原始文献的细致阅读和深刻、准确的理解之上。她尤其对早期基督教思想家著述的理解,既展现了历史学功力,又展现了神学的理论功底。在国内有关基督教救赎理论的诸多著述中,笔者尚未见到过如此周密详备的解析。

中国宗教学会易道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在社科院宗教所领导下,努力践行关于“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弘扬中华人文精神”使命,弘扬国学,服务社会,造福人民!中国宗教学会易道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谭德贵教授,国家“《易经》与预测学”专业唯一博导。